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从“亚洲糖王”到“香格里拉之父”,他比李嘉诚还牛,却异常隐秘低调!

在华人商界里,说到李嘉诚,海内外的华人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今天的主角对大家来说可能略显陌生,不过说到香格里拉,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因为香格里拉酒店是他创办的,还有金龙鱼这个品牌也是他的,还有南华早报集团、北京国贸等。

现在的香格里拉已经成为了全球最佳的酒店管理集团之一,同时还是亚洲最大的酒店集团,遍布世界各地。

因此有人称他为“香格里拉之父”,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亚洲糖王”的称号,因为他控制着马来西亚80%原糖市场,世界市场20%,可以说几乎垄断了整个亚洲的糖业。

他就是香格里拉的创始人:郭鹤年。

这位从不称王称霸、也不高谈阔论的企业家,以不辜负每个机会,不亏待每个人,不虚度每寸光阴,九十高龄依然谦虚谦虚再谦虚,努力努力再努力的身体力行,成就了跨时代、跨行业、跨国界的伟大成功,也树起一面伟大企业家的光辉旗帜。

25岁挑起家族重担 , 一举成为“亚洲糖王”

郭鹤年,1923年10月生于马来西亚,祖籍福建福州。其父郭钦鉴14岁时从福建飘洋过海到马来西亚谋生,先后当过店员,开过咖啡馆,经过数年努力,于1911年创办了以经营大米、大豆和白糖为业务的东升公司,由于和时任柔佛州州务大臣的拿督翁私交甚好,郭钦鉴得到了粮食特许供应权,很快便垄断了整个柔佛州的大米和面粉生意,家境日臻富裕,成为马来西亚一大富豪。

郭鹤年是郭钦鉴的第三个儿子,上面有两个哥哥,郭鹤举和郭鹤麟。兄弟三人中学时都就读于新山英文书院,这是一所在马来西亚极负盛名的学校。在这里,郭鹤年打下了良好的英文基础。之后,他又进入当地著名的中文学校宽柔中学读了一年。

郭鹤年曾说:“一个人如果能够改善他的沟通技巧,那么这个世界就会更加接近他”。事实上,在这两所学校的学习,不仅让郭鹤年同时具备出色的中英文沟通能力,更让他日后和众多马来西亚政要成为好友,这些都有利地支持了他日后事业的发展。

中学毕业后,18岁的郭鹤年被父母送往新加坡名校莱佛士学院就读,与后来曾担任马来西亚总理的拉扎克、侯赛因·奥恩,以及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成为校友。遗憾的是,郭鹤年并未完成学业,他在莱佛士学院只读了一年,日本侵略战争就爆发了。

1941年,日军攻打马来半岛,次年占领了新加坡。郭鹤年家族的生意受战争影响被迫关门停业,直到1945年日军投降才恢复经营。为了生计,郭鹤年进入日本三菱公司新山分公司的米粮部工作。

家里的生意重回正轨后,郭钦鉴给了郭鹤年3万美金,让他在新加坡自己创业。于是,在1947年,郭鹤年创办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家企业——力克务公司,主要经营杂货、米面、船务经纪及胶粘剂制造等业务。

1948年,父亲郭钦鉴不幸去世,于是郭氏兄弟就把家产整合了起来,成立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并推荐郭鹤年做主席,25岁挑起家族的重担。

正当家族兄弟把生意经营得风生水起之时,1954年郭鹤年突然飞往英国,在那里他参观众多知名大企业,了解到管理制度的重要性,同时他见识了期货的作用。

1957年,他满怀热情地回到马来西亚,郭氏兄弟的公司从此翻开新的一页。

郭家依然做父辈的老营生,米、面、糖还是他们的老业务,不过郭鹤年敏锐地注意到食糖越来越走俏了。他花了两年时间全面考察炼糖业,之后在一次家族董事会提议,全资投入炼糖业。

当时的马来西亚没有一家炼糖厂,这是一块空白市场,也是一次孤注一掷的冒险。但郭氏家族最终同意了。郭鹤年配合马来亚联邦土地发展局,在靠近槟榔屿的北海创立了马来西亚第一所炼糖厂——马来西亚制糖公司。同时,他看准时机,迅速建立遍布马来西亚全境的销售网,形成“一体化经营”体制。1962年郭鹤年即被人们誉为马来西亚“糖王”。

这是郭氏兄弟公司成名的第一仗,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郭氏的甘蔗园不断扩大,食粮产量越来越多,1976年,郭鹤年收购了马来西亚糖厂的93.3%股份。据媒体报道,郭氏集团控制了国际糖业市场的10%的份额。郭鹤年也升级为“亚洲糖王”。

眼观八方 , 缔造郭氏商业帝国

在糖业市场成功掘金之后,郭鹤年并没有止步,他踌躇满志,在生意场上全面出击,借助于世界和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良机,依靠与政府、工商业界的良好关系,郭鹤年开始扩展他的经营领域。

从1962年开始,郭鹤年先后创办了面粉厂、食油公司、饲料加工厂、采石厂、玻璃厂和矿厂等多个企业,拥有拉曼锡矿近42%的股权,并成为马来西亚第二大银行土著银行的董事。他还在香港成立了万通贸易公司,将食糖销往中国和东南亚市场;在新加坡成立了LEO船务公司,之后又创办太平洋船务公司。

1971年,投入1亿马币,郭鹤年在新加坡创建了第一间豪华酒店,取名为“香格里拉”,英文:Shangri-la(世外桃源的意思)。

香格里拉酒店出来后,吸引了无数的客人,让这家酒店一鸣惊人。

尝到甜头后的郭鹤年趁热打铁,全面进军酒店业务,除了在马来西亚,还有泰国、香港、斐济、汉城、缅甸、沙特阿拉伯、斯里兰卡、菲律宾以及中国大陆都建起了香格里拉酒店。

现在的香格里拉,已经成为了一家拥有超过95家酒店,四万多间房的亚洲最大酒店集团;同时也是国际公认的五星级酒店,一说到香格里拉就会使人想到高贵、豪华、优质的服务。

从此,郭鹤年又有了“酒店大王”、“香格里拉之父”的称号。

1974年,郭氏兄弟旗下的嘉里集团在中国成立了嘉里粮油中国有限公司,以知名食用油品牌“金龙鱼”成功打开了中国市场。

1984年,嘉里集团斥资5亿美元在北京兴建当时最高的建筑国贸中心,成为北京CBD的地标性建筑,这也是当时外资在中国内地投资最大的一个项目。

酒店和航运一度是郭氏王国投资的重点领域。然而,在上世纪80年代初,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这两个行业同时出现了历史性低潮,导致郭氏旗下所有航运生意连续出现亏损,在曼谷和吉隆坡新开业的香格里拉酒店也经营不利。面对如此局面,郭鹤年显示出他果断坚决的一面。在航运业的投资亏损数亿美元之后,郭鹤年在1986年果断放弃了航运业务。

1988年,郭氏集团以20亿港元收购了香港电视有限公司31.1%的股权,成为最大股东。

1993年,郭鹤年的嘉里集团又斥资26.5亿港元收购了香港销量最高、影响力最大的英文报刊《南华早报》,郭鹤年也因此被港媒封为“传媒大亨”。

不过,在2015年年底,郭鹤年以2.65亿美元的价格将南华早报集团出售给了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集团,就此退出了传媒业。这笔买卖一度被认为是郭氏王国走向衰落的信号,但郭鹤年说:“这是在正确的时机做出正确的决定”。

就这样,在郭鹤年的带领下,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就这样慢慢建立起来了。

2013年,世界华人富豪榜,他排在第7位▼

凭借着多年的努力,郭鹤年常年稳居华人富豪前十位置,同时他还是马来西亚的首富,在马来西亚他几乎成为了财富和成功的代名词。

不忘本,“不要让外面看不起我们中国人”

虽出生在马来西亚,但郭鹤年一直以中国人身份自居。“父母从小也是这么教育,我们始终是中国人,不要忘本。”他回忆说。

他在北京投资国贸中心,从第一期到现在的第三期,前后持续超过30年,而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却是从他为中国人争口气而开始。

图注:国贸中心夜景

1984年,一个伙伴找到郭鹤年,要他竞争一个项目。“他讲北京建国门外有个大项目,要做成面向世界的窗口和标志。”郭鹤年说,这样的项目一定有人竞争,如果是自己人我们就不要参与了,但伙伴告诉他,是美国财团和日本政府的一家银行在主导。“听到这个消息,我想,今天的中国还必须靠外国人吗?”于是,他立即做出决定:“我们要争志气,不要给外面人看不起我们华人。刚好我有一亿多美元现金在香港盘古银行,这个事情,应该我们中国人自己来做。”

80年代末,很多外商撤资而去,郭鹤年依然逆势加码对中国的投资,成为引领海外华商乃至外商看好中国的标杆旗帜。

1990年,邓小平还专门花40分钟接见他,并评价他:你和我一样,都是引路人的角色。那也是邓小平代表中国政府的最后一次正式对外会见。

图注:1990年,邓小平接见郭鹤年

到如今,郭鹤年依然看好中国,更为中国自豪。“只有国家发财,国家发展,我们才能跟着发展。假如没有中国的发展,国贸也就是第一期,就不会再发展了。这是中国人今天的伟大,中国人的福气。几千年的历史,中华民族没有像今天这么好的日子,我们感到自豪,也要珍惜,要努力,让将来更美好。”他说。

打大算盘, 不打小算盘

郭鹤年说自己不是个有本事的商人,很多生意如果换成手段更厉害的,都不会像他这么做。比如那么早就到中国投资,从投资回报来说,就不是精明的决定。

比如,投资国贸中心时,国内的投资环境很不完善,市场也没起来。如果他将这笔钱放到海外,回报一定更大。后来在中国做酒店,做食用油,也都是“要像种树那样,一颗树种下去要好多年才能摘果。”在他不断把海外赚到的钱往中国输送的时候,在海外赚得盆满钵满的人,甚至笑话他,做了看不到头的生意。

多年后,谈及这本账,郭鹤年说,“大算盘我会打,但小算盘,我不打,也打不到那么精。”打大算盘,不打小算盘,这也是他20多岁时就有的生意经。

当时,他做大米、食糖生意。一些同行用恶劣的手段和他竞争。比如,把海水掺到糖里找保险公司赔偿,然后想办法把糖处理出来,用保险公司的补贴作为成本,低价和他竞争。眼睁睁看到不少人因此赚大钱,但他宁愿慢一点,亏一点,也只用正面来发展。“我那时就有个信念,要看大利益,看长远,只有做得正,才能做得久。那些厉害的对手,现在都不见了。”他回忆。

看长远,打大算盘,最终让郭鹤年得到大回报。比如在中国的投资,当年让他落后于赚快钱的人,如今则让他甩开那些人好几十条街。

只有成功,没有成功学

郭鹤年不喜欢高谈阔论,也绝少接受传媒采访。他是位只有成功,没有成功学的大商家。要学习他的成功,只能从他公开的只言片语中琢磨体会。

曾有一次,他这样简短总结自己的成功因素:得到相当的教育,能读、能听、能算;能交朋友,能区分好的朋友和不好的朋友;私生活有规律,精力充沛,早睡、早起,每天要比竞争者多干几个小时,而且想得快,做得快。

郭鹤年不相信一个人能靠机运持续成功,强调成功90%来自勤劳与智慧。他说,每个人的一生中都会有好机运光临,但机运也只喜欢有胆识、勤奋和智慧的人。

他勉励年轻人,世界上只要一天有太阳、有氧气、有人类,就永远有生意的机会。“但是时代变了,你要跟着时代变,不能到了22世纪还是21世纪的头脑。”

他还曾给年轻人如何创业及获得成功提了四个建议:

第一:无论做什么事业,都要敢于冒险,不能东想西想,找到好的项目要抓紧,推动力要大;

第二,必须有耐心,路程中肯定有困难,要克服掉,他用邓小平勉励大家,要打倒了站起来,再打倒了再站起来,做生意一定要这样;

第三,成功以后,赚多钱以后要特别小心。几十年前讲失败是成功之母,他本人的经验,成功也是失败之母;

最后他强调,赚到的钱要回归给社会一部分,越多越好。

虽然郭鹤年是位没有“成功学”的企业家,但对领导之道,却有独到的看法。他认为,一个企业领导人的成功要诀有三:

1、拥有一批强大及有高度效率的经理人才,并与属下的各级员工密切合作,为公司奋斗;

2、公平及诚实,领导人应以公平及诚实的态度与所有人交往,平时以礼待人,讲究信用,将会建立良好的声誉,一旦面临困境时,将会得到贵人协助;

3、拥有坚强的体魄及精神意志,随时为公司的前途尽力奋斗。对待员工,郭鹤年认为:“员工能否对公司有归属感,与雇主本身是否有公平对待员工,以及给予他们怎样的报酬息息相关。”

2012年,郭鹤年获得了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终身成就奖。小编想说,这个奖,郭鹤年当之无愧!!!▼

 

本文链接: http://www.yixieshi.com/81447.html (转载请保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